凯发体育下载最新登录网址 再回首,辜负了一个爱我之人

【时间: 2020-01-09 13:57:20】【字号:

凯发体育下载最新登录网址 再回首,辜负了一个爱我之人

凯发体育下载最新登录网址,大学里有个学弟跟我是好哥们儿

他是gay,我是直男

其实,在我的观念当中,直男跟gay是没有区别的,只不过前者喜欢女生,后者喜欢男生,反正在这个世界上乱七八糟的人多的是,喜欢男生有什么好奇怪的。

于是,我就愉快地跟小学弟相处。

小学弟的名字叫欧阳乐,他的性格就像他的名字那样,阳光、洒脱、还带着一点点傻愣。

我跟他认识,就是因为一次我们街舞社举办的文艺演出,他是我们的观众之一,整个会场八百多人挤满了整个大会议厅。

当表演演到高潮那一段的时候,就是我出场。

没错,就是网络上比较火的《truble maker》男男半版。

扑一出场,全场过半以上的女生失声尖叫。

我也不知道女生们在叫唤什么,对于直男来说,男生与男生之间暧昧接触的肢体动作只有青春荡漾的激情呵快乐,与感情无关。

跟我对舞的是我们街舞社的社长周凯。

挺帅的一个小伙子。

最劲爆的就是我跟社长假装搂在一起的那一段,那时表演真正的高潮所在,表演完这一段,我跟社长差不多就应该推出,然后把接力棒交给下一组表演的同学。

可是,意外偏偏发生。

当我准备一个帅气的翻跟斗的动作下台的时候,小师弟就从旁边串了出来,从台上到台下,我差一点就摔了个骨折。

不过幸好,我学舞蹈的时候,什么伤没摔过。

反而,受伤最严重的的是小师弟。

额头撞了几个大包,手臂上还拉上了一块皮,因为刚好撞倒铁架子上了。膝盖那里还被我踩肿了一块。

很倒霉。

是我很倒霉。

后来,我才发现,他的宿舍刚好就在我宿舍的隔壁的隔壁。

每天都在那边经过,我居然没有发现邻居还有这么一号人。

所以,顺水推舟,我就负责小师弟的日常出行。

“师兄!你喜欢吃什么,我帮你点。”

“师兄,要不我们喝奶茶吧,我喜欢喝水!”

“师兄,还不起床,太阳都晒屁股了......”

“师兄......”

“师兄......”

“师兄,我下课了,你下课了没,可以来游泳池这边接一下我吗?”

......

“行了,我知道了......哦对了,你叫什么来着?”

“林城,你叫我阿城就行”

每天,我几乎都是被他这么烦着走过来的。

“我说你不是摔了吗,你上游泳池干嘛?”我还在上实验课,接到他电话的时候,我还在给小白鼠喂药,手里拎着小白鼠的尾巴,一边跟他说话。

“我们班是集体上游泳课的,我受伤了也得去。”

我无奈地皱着眉头,看了看表,还有二十多分钟才下课。

“那你能不能等等我,我很快就到!......嘶,哎呦!”

“怎么啦,师兄!”

手指头流出了一滴血滴,红的令人有些头晕。

我随便应付了他一句:“我知道了,大概等我二十分钟,我就到。”

我的手指头被小白鼠咬了一口,出了点血,我本以为可以找这个借口跟老师请个假去接他,可是。

轰然一声,身体恍惚倾斜,随后脑袋一疼,便昏天黑地,不知所以。

学校样的小白鼠一般都没有病毒。

但是,也不妨有意外。

偏偏咬我一口的那只小白鼠携带有病毒,但不至于致命。

我醒过来之后,天黑了,在校医室,头还有点热,应该是病毒感染引起的发炎。

旁边一个护士小姐姐再给我擦擦额头上的汗水。

“几点了”我问;

“八点半!”护士说了看了我一眼,对我说;

“早上八点半?”

“你怕是做梦还没醒......哎!你去哪儿啊?”

我不理会护士的劝住,把插在我手臂上的针管儿一拔。

然后,扬长而去。

学校夜里的游泳池静悄悄的,偶尔还有微风吹过,清润如沐。

“你怎么才来?”

阿城傻愣愣的坐在地上。

“你是怎么来游泳池这边的!”

“同学送的!”

“那你不会让你同学送你回去吗?”我强忍住额头上的热汗,气愤地对他吼道;

“你叫那么大声干嘛,我这不是为了等你嘛!”

“......”

“我等你你还不乐意,你知道我在这儿等你多久吗?”

“......”

我怎么感觉我错了。

“还有,你怎么才来?”

“......”

最后,我变得已经无力反驳他。

路灯下,两个人的人影,怎么看都觉得无聊和乏味。

我把手架在我的肩膀上,察觉到我身上的温度不对,才问我:

“你怎么啦?发烧了?”

“嗯!”

“发烧了你怎么不告诉我?你这个呆子。”

“......”

从我上大二那年开始,阿城就一直是我的好朋友。

我们宿舍偶尔会到外面聚餐,因为我跟阿城熟,所以,有很多次我们干脆就约到一起,我们两个宿舍关系渐渐地好起来。

有一次聚餐,大伙儿玩真心话大冒险,输了的人要么说真心话,要么就喝一杯啤酒,玩着玩着玩到一般的时候,阿城就已经醉得满脸通红,谁知道我一不留神,真心话大冒险输了的那个人就是我。

舍友们一拥而上,准备了一堆问题问我,可是最后舍长站出来说:“哎!要不我们让小城来来问吧!他跟何宴不是好朋友吗?他应该比我们清楚这小子有哪些秘密吧!小城,你来问!”

阿城拿着一杯啤酒醉醺醺地“呵呵”了两声,混沌不清地说了两句:“不......不用了。”

后来,阿城的舍友终于看不下去。

“我来帮这小子问吧,看他害羞那样儿。”

那时候我不明白阿城为什么会害羞,在我印象中他从来不会害羞的。

他舍友拿着一条串串送到我面前,问我:“嗯......那个,师兄,你是不是喜欢小城?”

我一愣,几秒之后我才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。

才讪讪地回答道:“你说什么呢,我喜欢女生的,哈哈!”

小城“嗝”了一声,然后“砰”的一声趴在桌子上睡着了。

那一天的聚餐,所有人都有某种不言而喻的安静。

我以为那只是个玩笑。

可是后来我才知道,那一天的聚餐,小城早就准备好了跟我告白,他喝了不少酒,把自己灌醉,那场真心话大冒险也是他们早就安排好的,那天的所有所有......

他们都准备好。

唯独蒙在鼓里的。

只有我。

于是,那个夏天,便在沉醉和欢笑中过去。

大三那年。

小城恋爱了,跟一个男生。

不过是隔壁学校的一个商科男,长得一表人才,能说会唱,还曾经参见过全国大学生运动会,获过奖。比我好上好几百倍。

我只是一个会跳街舞的男生而已。

最多也就是我们学校医学部的医科男。

恋爱对我来说遥不可及。

我跟还是经常在一起,也偶尔会问我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。

“学长,我穿什么最好看?”

“学长,最近有什么电影上映,我想去看。”

“学长,我胃疼。”

“学长......”

“胃疼去看医生.....别来烦我。”

我皱着眉头把他打发回去。

“可你不就是医生吗?我找你不行吗?”

恋爱之后,小城真的变了许多,至少不会像以前那样任意妄为,不会对他男朋友替过分的要求,每一次看电影,他都要提前去,因为男朋友守时,迟到一分钟,一秒钟,对他来说都不能接受;看完电影之后,又匆匆忙忙地离开。

男朋友不喜欢在公众场合跟小城相处得太亲密,他爸爸是某集团的总裁,顾及到家里人的面子,一切的一切,注定这是一场不愉快的恋爱。

终于,在我大学毕业的那一天,他们分手了。

也是在毕业那年,我有了第一个女朋友。

“师兄,你能不能安慰安慰我?”

“怎么安慰?”

“轻轻我呗!一下子就好!”

“不行。”

小城嘟着嘴巴,“那好吧!”

“还有,以后在你嫂子面前,别说这些胡话!知道了没有?”

“知道了!”

毕业的那年,最易伤别离,四年的光阴一晃而过,再回头看看,一起玩过的好朋友,在一起喝过的酒,说过无数无数的心里话,最令我难忘的还是小城。

虽然他喜欢男生,但也相处得很愉快不是?

“哎!哥,星期六,街舞社公演,你要不要来?”

“街舞社?”

“对,三年前,就是因为看了你的表演,我才喜欢上街舞的,哈!”

“不行啊,星期六我要跟你嫂子一起去看房子,一整天呢!恐怕来不及。”

“好吧,保重。”

很多人都在毕业那年分手。

而我却在毕业那年才谈恋爱,我跟女朋友都是一个科室的医生,两个人聊着聊着走在了一起,我们之间没有恋爱,可是后来又觉得,能在一起过生活的人,就已经很不错了。

我毕业之后,跟小城的联系逐渐少了,他过得怎么样,我一概不知,很多时候我都会拿着一杯咖啡在病房里发呆,病人来了就给别人看病,病人走了我就想想以前的事情,女朋友问我怎么了,然后我说没事儿。

与其说疏于联系,倒不如说我再也没有理由去找他,不知道见面了要说什么,也不知道他还喜不喜欢我。

再过了一年,我到北方继续攻读研究生。

跟女朋友一起去的,后来有一次,我在北方的大学参加一个那边学校的街舞社的活动,不过我只是作为嘉宾出席,在活动上,看到许许多多比我小的学生在跳街舞,热情洋溢,青春无限,一晃之间,我想起多年前在舞台下遇上的那个男生,他说多傻的一个人,居然会为了我,去学街舞。

我记得他手脚都很笨拙的,怎么可能学得会。

人一旦想起从前的事情,就会伤怀颇多。

再次听到小城的消息,是在我研究生就读的第二年,是我以前的舍长告诉我的。

“小城啊,他当兵去了。”

“当兵?他是不是傻了?就他那小身板,还怎么当兵?”

“哎,他说当兵好,当兵可以忘掉很多事情。”

研究生毕业的那年。

女朋友想跟我结婚,我们都27岁了,除了年岁长了一些,我跟当年没什么两样,幼稚,糊涂,我成了正个八经的医生,每天朝九晚六,还是跟女朋友生活在一起,生活乏味,二十岁的人,过着七十岁人的生活;我仿佛看到了我今后四十多年的人生,无聊透顶,乏味之际。

我犹豫了,我也不知道自己在犹豫什么,跟我同一届的同学都有孩子了,而我还不知道之喜欢的是什么?

我约了从前上大学那几个好哥们儿,一起到酒吧喝酒,把我这么多年的心事儿都告诉他们。

还是从前的舍长,他问我:“你不喜欢你女朋友?”

“喜欢啊,她很好!”

“喜欢那就结婚呗,你还等什么?”

“我也不知道!”我又喝了一杯酒!

“你该不会喜欢小城吧?”

“我不知道!”

从毕业那年开始,关于他的一切我都不知道,通讯录里还留着他的名字,空间上我每天都会看,看他每天的生活,我知道他过得很好,无论是在哪儿,即使没了我也一样好!

“你们这两个傻子,哎,你知道他前两年都会到你们学校去看你,你不知道?”

“什么学校?”

“就是你读研究生的那所医科大学......他每年都会到你们大学一趟,我记得有一次,我到你们学校出差,就看到他一个人怔怔地站在学校的外面,不进去......”

舍长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
“那这一年呢?”我追问他。

“哎!不能来了,他双腿断了,就是你毕业的前几个月,西部山崩,他们去救灾,大山又崩了一次,把他们整个连的士兵都埋在地下,幸好他还捡回了一条命人没事儿......”

话音刚落,我的脑子晃一下,白了一片。

忽然之间,好像许多年前那个被我搀扶着一拐一拐的少年又一次浮现在我眼前,他对我说:“师兄,能不能来看我表演!”

那时候我没答应他,我以为在人生的岁月中我还有机会看到他跳街舞的样子。

他的街舞,我一次都没看过。

他的笑脸、他的失望,永远定格在那年岁月。

以后都不会有机会了。

那年的冬天,我在老家举办了婚礼,婚礼上人类人往,小时候我期待长大之后能有一个安安稳稳的家庭,可是终于当我长大了,成家了,立业了,我才知道,我错过的东西太多太多。

再回首,还辜负了一个爱我之人。